阿伯山的秘密

我于2006年初开始爬阿伯山。那时正在为远征中国云南和西藏之间的茶马古道作准备,朋友叫到,便去那儿锻炼体魄。之前我只是去八打粦的陀螺山。

攀登阿伯山

那时登阿伯山…必须经过焦赖的大乐花园,有些登山友稍为自私了点,车子胡乱停在住宅区内,防碍居民出入;有些人在星期天的大清早高声谈笑,扰人清梦。一部份居民因此把登山客视为害虫,认为他们的出现使住宅区失去了原有的安宁。这一小撮人的不满越积越深,终至爆发,向森林局投诉,要求封山。森林局反应奇快,不分青红皂白,马上封山。登山委员会把人民代议士拉进来调解,当局取消封山令,登山客重新出现。然而没多久同样的事情又再发生,又有人投诉,当局又再封山。如是重复了几次,当局最后决定,把登山口改到鸿运园,因为鸿运园外面的大路旁可容几十辆汽车停泊而不影响交通,当地居民可以接受。

 从山头所见的焦赖

我和内子美英通常每个星期去爬阿伯山两次,但我们分头走不同的路线。

 阿伯山上的次森林,树木不很高大

走过鸿运园,来到山脚下,迎面便是一道三四十度的斜坡,对刚从温暖被窝里钻出来不久,尚未热身的登山客而言,是个小小的挑战。上得第一座山头,穿过树胶园,走进森林,很快便得下陡坡,来到谷底,步过架在溪涧上的小木桥,面对一个更大的考验——更高更陡的山坡。不过那时登山客已热身,呼吸和步伐的节奏一致,因此登上第二座山头并非太艰难的事。

 光影和线条的完美配合

上了山头,有两个选择,右边那条山径通往第3站,得先下陡坡再攀登另一道陡坡;左边那条山径则通到第6站,地势较平缓,但是一直往上升,而且路途较远。第3站和第6站相通,之间有第4站和第5站。从第5站有一条小径通向一个小瀑布。从第6站有一条路通到沙伽山,大约半小时的行程。

 往上爬是为了争取阳光

我通常来到第二座山头后便径自走向第6站,休息一阵子再循原路下山,快则上下个半小时,慢则两小时,喝尽1公升水,流出满身臭汗,湿透整件T恤。在回家的路上,我和美英会找间咖啡店坐下来啖杯咖啡,吃几片夹牛油加耶的烤面包,算是我们每星期一两次的享受。

 果实披上鲜艳的色彩,吸引鸟儿来帮忙散播种籽

登阿伯山不知不觉几年了,我以为那森林里除了鸟儿和长尾猕猴,没什么东西好看,直到有一天,我背了相机上山,放慢速度,眼观四方,耳听八面,竟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豆娘在叶子上一面休息一面伺机捕捉其他昆虫

还有一个收获,是每一位登山客都必定会得到的,就是——健康。条件是,你必须持之以恒,每个星期认认真真地登山两三次。森林里的氧气和负离子,加上运动促进的血液循环、肌肉强化和心脏功能的改善,以及大量出汗的排毒效果,肯定会降低你患染病痛的机率。

 静候飞虫自投罗网的大蜘蛛

悄悄告诉你,这就是我登山多年发现的秘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